经典故事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民间故事

丁香花园之劫

来源: 分类:民间故事 查看:6次 时间:2019年05月21日

丁香花园之劫

1940年6月,一个黄梅天的上午,上海市郊的丁香花园门前,来了一位陌生的客人。只见他一袭长衫裹身,金丝眼镜架在清瘦的脸上,一手提着皮箱,一手在院门的拉环上拍了几拍。不一会儿,门“吱呀”一声打开,闪出一位眉清目秀的姑娘。她见来人面孔陌生,便将他阻之门外。来人笑容可掬地自我介绍说叫山本,是书画收购店的老板,今天慕名前来拜访,说完递上名帖。姑娘接过名帖,说声稍候,随即关门走进里面。

丁香花园的主人叫唐金斗,五十来岁年纪,长得一脸福相,是上海滩上屈指可数的富豪,多年来就有收藏名家字画的癖好。当他接过名帖一看,不由皱了皱眉头,觉得店名、人名很陌生。前一阵听朋友说起过,沪上新开了一家字画收购店,老板来头不小,专门重金收购私人收藏的古点点今名家字画,这山本莫非就是这位老板?可从名字看,却是个日本人,显然不是什么好兆头,转而又一想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于是吩咐开门迎接。

山本确实是日本人,他是早稻田大学专门研究中国历史文化的教授,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,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通。他在客厅中那张红木太师椅上坐定,对丁香花园的建筑风格大大赞叹了一番后,就开门见山地说:“听说府上藏有魏晋时期丹青名家顾恺之所画的《洛神赋》,鄙人愿出重金收购,不知唐先生能否割爱?”唐金斗闻言一惊,捧着茶杯的手微微一抖,但很快又镇静下来,摇了摇头:“山本先生不知从何处听此传言?顾恺之的真迹早已湮灭在战乱之中,听说存世的一幅,只是宋代一位不知名的画匠所临摹,鄙人也想一睹为快,可惜至今还无缘见识呢?”山本闻言,微微一笑,随即将皮箱拎上八仙桌:“鄙人得到的消息十分可靠,此画在唐先生家中,千真万确,只要尊驾忍疼割爱,这一箱金条便是你的了?”说着将箱子打开,整个台面霎时一片金光?

唐金斗哈哈一笑,轻轻将箱盖合上:“金子是个好东西,遗憾的是唐某无福得到此物,请先生收回,唐某还有要事缠身,恕不相陪。”山本见他出言送客,便八哥鸟说话站起身来,深为感慨地说:“既然唐先生身有要事,鄙人只好告辞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说完,脸上露出一丝狞笑,提起皮箱,昂然走出丁香花园。

原来,山本是奉日本天皇之命专程前来中国的。临行之前,天皇再三嘱咐:“我们大日本国不但要用枪炮占领支那领土,而且要用智谋将支那的文化瑰宝尽数搜归东洋。你是这方面的专家,又是‘中国通’,此番派你前去中国,要

不惜一切代价,采取一切手段,搞到那幅名叫《洛神赋》的画。那可是中国东晋时期顾恺之留下的传世之宝,据满洲国皇帝溥仪透露,此画可能流失在上海民间。”山本接受任务后,便风尘仆仆地来到上海,经过一番精心思虑,开了这家古字画收购店。他一边大肆收购中国的古字画,一边打听《洛神赋》的下落。前不久,终于在一古画鉴定师的口中,得到了《洛神赋》在丁香花园主人唐金斗手中的消息,于是今天上门重金收买,没想到碰了一鼻子灰。山本恼羞成怒,回店以后,“哗哗哗”摇通了真菌感染用什么药日军驻沪司令部的电话,要他们速派一队士兵包围丁香花园,不许放走里边的任何人。

但已经晚了一步,当山本重新踏进丁香花园大门时,只见满院狼籍,房里房外到处都是零乱的杂物,客厅前的草坪上,一堆纸灰正冒着袅袅青烟。前来执行任务的日军官兵,搜遍了花园的前前后后,既不见唐金斗一家人,当然也没寻到那幅名画。

山本看了一眼院子中乱七八糟的东西和唐家来不及搬走的箱箱柜柜,转转眼珠,命令将唐家的男仆女佣全部驱赶到院子当中。他阴沉着脸,饿鹰一样朝唐家的佣人一个个看过去,发现一个女子特别引人注目。只见她头发蓬乱,衣冠不整,一条胳膊被一根布条吊在胸前,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还粘着血迹,显然刚刚被人毒打过。山本走近前问:“你是何人?被谁打成这样?”

那女子眼睛一红,似乎受了天大的委屈,一边抹泪一边哭诉。

她说她叫吴妈,是唐家的佣人。就在一个多小时前,唐老板突然叫来了汽车,命令男仆女佣整理箱笼,将一箱箱东西装上车去。由于自己头疼发烧,浑身无力,手脚迟钝,一不留神,失手将一个箱子落到地上,箱中的金银珠宝散了一地,偏偏被一旁监督装车的唐小姐看见了,她恶狠狠走过来就是一顿毒打,把她的手臂也打断了。

山本听完,一脸狐疑:“唐小姐竟这么对待下人?”吴妈说:“太君有所不知,我们小姐武功好得吓煞人,脾气又像男人一样暴躁,稍不顺心就对我们非打即骂……”“你家小姐叫什么名字?”“她叫唐胜男。”

山本听了,托着下巴来来回回踱了几步,吩咐士兵守好丁香花园,不许里面的人跨出花园一步,自己则坐上汽车,朝市区驶去。

不多一会儿,山本带回来一个人,啥人?“独眼龙”张汝之。此人公开身份是沪上画道中的一个掮客,专为买卖双方上下说合论画谈价,暗中却干些偷偷摸摸的勾当。当山本听到吴妈说出唐胜男的名字时,他便想到了张汝之,因为山本曾听张汝之说过,他的一只眼睛就是去唐家偷画时,被唐胜男的梅花针刺瞎的。

张汝之来到唐家,想起过去的一幕,仍然心有余悸。山本问张汝之:“你真的见过《洛神赋》?”张汝之点头如捣蒜:“见过,不但见过,还知道此画藏在哪里。那夜我进了丁香花园,要是不被唐胜男撞见,此画早就归我所有了。”山本忙叫他带路,说是找到此画,重重有赏。张汝之受宠若惊。

张汝之带着山本在院中七拐八绕,来到后院一座不显眼的旧房屋前,指着门说,这就是唐金斗藏画的密室。山本看了看那门上的铜锁,命令士兵砸开,只听“哐当”一声,铜锁落地。山本像得胜的将军一样推门进去,张汝之急忙上前,双手在墙上一摸,找到了什么暗钮。他用手一按,就见一侧墙壁慢慢朝两边分开,露出一条半阴半暗的夹道。沿着狭长的夹道走去,面前竟是一间小巧玲珑的密室,里面供着佛像,香案上供着瓜果,在佛像身后,藏着一只半人高的保险箱。山本大喜,他围着这只保险箱转了个圈儿,然后命令士兵将保险箱砸开。张汝之赶忙阻止,说如果唐金斗在保险箱中放下炸药,这么一砸,不就坏了大事?里面的东西不但要毁掉,连咱们这些人也难逃活命,倒不如出门找位锁匠来慢慢将保险箱打开。山本深以为然,连连夸赞。这时,有位传令兵过来报告,说军部有急事打来电话,指名叫他接听。山本命士兵看守保险箱,不许任何人靠近,又命张汝之和一个士兵速去找锁匠,自己则快步跑到唐家客厅接电话。可他拿起电话一听,话筒里却没有声音。他问传令兵,传令兵说刚才确实有电话寻他,请他再等一等。山本点了点头,便在客厅的红木太师椅上坐下等待。不大一会儿,锁匠找来了。山本领着他,穿过夹道,回到放保险箱的密室。进内一看,大吃一惊,金雀梅只见地上横七竖八倒着日本士兵的尸体,保险箱的门被打开,里面已空无一物?山本知道中了调虎离山之计,坏了大事,让人钻了空子。他气咻咻地仔细察看那些尸体,只见他们一个个的太阳穴上都有一红点儿渗着血滴。张汝之凑近一看,大惊失色,忙叫:“太君,这是梅花毒针?唐胜男肯定就在附近。”山本听了,连忙下令,严密搜查丁香花园,一定要抓获唐胜男,找到《洛神赋》。

张汝之此时忽然又发现了厢房中竟有一扇侧门,推门出去,只见弯弯曲曲又是一条暗道。暗道尽头,迎面一座假山挡住了去路。随之而来的山本面对这座玲珑剔透的假山,想了一想,一声令下,假山便在十余名日军的推动下向一旁移开,露出一个仅供一人出入的洞口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随着一阵响亮的笑声,一个女子大笑着从洞口跃出,只见一件蓝花旗袍湿漉漉地紧贴着她的身子,空气中散发着浓浓的汽油味。

这女子就是唐胜男。上午,山本不怀好意地光顾丁香花园后,唐金斗就意识到了危险。他一面命令全家上下收拾行李,一边急急忙忙地找车。由于家大业大,一时半刻又不知如何收拾才好。刚装了几个木箱,远处就传来了日本人开过来的摩托车声。正在望风的唐胜男一见不好,急忙让父母及兄弟姐妹赶忙上车逃离。唐金斗见满院的财产以及装着名贵书画的保险箱还没来得及装车,不禁犹豫了一下,唐胜男看出父亲的心思,一边叫司机快开车,一边对父亲说:“爹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你们快走吧。”唐金斗一看再不走就一个也脱不了身了,又知女儿有勇有谋,武艺超群,于是硬着心肠对胜男说了句:“见机行事吧。”唐胜男点点头,汽车“呼”一声疾驶而去。

此时,唐胜男抬手一把扯掉头上的假发套,一头黑色的秀发瀑布般泻下来,她又用手抹了一把脸,皱纹霎时消失,亮出一张秀丽的面孔。山本认出了面前这位唐胜男,就是上午给自己开门的那位姑娘,也就是装成受伤的吴妈,不禁吃了一惊。

唐胜男冷冷地说:“山本教授,这洞里有你梦寐以求的绝世真品《洛神赋》,可你却得不到它。”山本忙说:“唐小姐,只要你不与我们为敌,将古画送给我们大日本国,我保你和你的全家绝无性命之忧,并且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?”

“假如我不答应呢?”唐胜男咬着嘴唇,歪着脑袋问。

“中国有句古语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唐小姐,现在国家都被大日本皇军占领了,‘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’你要三思而行呀。”站在一旁的张汝之摇头晃脑地说。唐胜男望着说话的人,认出是被自己射瞎一只眼的张汝之,不由怒从心头起,骂道:“你这条认贼作父的狗,后悔当初没将你送入地狱?”张汝之被骂得无言以对,灰溜溜地退到山本身后。山本见状忙说:“张先生说的不无道理,唐小姐不妨考虑考虑,咱们好商量嘛。”

“呸?强盗,你们在我们国土上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,这累累血债早晚是要清算的?”说完,胜男右手一扬,一把银针直朝山本面门飞去。山本旁边的卫兵一看不好,连忙以身挡住,“啊”地一声惨叫,倒了下去。

山本惊出一身冷汗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就听“砰砰”几声枪响,霎时,一团烈火将唐胜男团团包裹起来。唐胜男大吼一声:“强盗,你们决没有好下场……”随即跳入了洞中,洞中猛地蹿出一股火焰。

“八格牙鲁?”明白过来的山本盛怒之下抽出战刀,一刀将开枪的士兵劈成两半?

山本走到洞口,看着洞中的火焰渐渐熄灭,深深地弯下了腰,朝着日本本土的方向跪了下去,声嘶力竭地喊道:“天皇陛下,山本无能,只能以死谢罪了?”说完,一把战刀深深地刺入了自己的腹中……

选自《故事世界》2000年第5期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