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故事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民俗故事

猴脑

来源: 分类:民俗故事 查看:3次 时间:2019年05月10日

苍山方圆数十里,山高林密,林中生活着无数毛猴,每日里嬉戏于树梢枝头,或狡黠聪慧、或憨态可掬,颇得人们喜爱。林中有条小溪,蜿蜿蜒蜒、清澈见底、水质甘甜,传说常饮能够长寿……很久以前,苍山就成了人们休闲、玩耍的好去处,尤其是那些达官贵人、公子小姐,一有空闲就往苍山跑。民国十八年,洛阳人卷毛老四看到了其中的商机,买通当地政府,在苍山密林中盖了座饭庄,取名“静庐”,既卖酒食,也留宿,给那些迷恋山野景色、乐不思归的人们提供了极大的便利。

“静庐”建在了小溪旁,溪水清清、溪水淙淙,平添了几分诗情,几分画意。

“静庐”内有一道名菜,唤作“生吃猴脑”,是用活猴的脑子制作的,美味无比,而且据说吃猴脑补人脑,傻子也会变聪明,消息越传越远,那些有钱好吃者趋之若鹫。

“生吃猴脑”的吃法,其实跟吃火锅差不多,一伙人围在桌子边,每个人面前放着干净的碗筷汤勺,餐桌的中心是个洞,吃时,将猴头从洞中探到桌面上,像是给毛猴带了一副枷,然后固定住毛猴四肢,防它挣脱,再有店小二用滚开水浇毛猴的头,刮去猴毛,待猴头露出光秃秃的头盖骨时,用尖嘴锤敲碎毛猴的头盖骨,一坨微微蠕动着的红白相间的猴脑就会呈现在食客面前,撒上秘方特制的佐料,浇上滚油,就可以用勺掏着吃了,整个过程中,毛猴双眼暴睁、龇牙咧嘴、叫声凄惨,胆小者,不敢食之,心稍善者,不忍食之。

毛猴叫声越凄惨,卷毛老四越高兴,那预示着白花花的银元又将落入他的腰包。

这天,卷毛老四下山去购买佐料——他不敢让伙计去买,怕伙计知道了秘方的配料,没想到半路上竟然遭到了群猴的袭击,只见雪团纷飞,碎石乱舞,直砸的卷毛老四哭爹喊娘、抱头鼠窜,可他哪里能够跑的过毛猴?卷毛老四慌不择路,一脚踏空,从山坡上滚了下去,昏死在地上。卷毛老四醒来后,发现自己躺在一户人家的热炕头上,一位白发婆婆正在给他喂姜汤,见他醒来,白发婆婆叹道:“大雪天儿的,老板不在店中享福,下山做什么?钱能挣的了吗?若不是我家胜儿去砍柴,发现了你,恐怕你早就没命了。”卷毛老四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,正在这时,门帘一动,一位绿衣女子掀帘走了进来,那绿衣女子只看了卷毛老四一眼,就厌恶地皱起了眉头,冲着白发婆婆嗔怪道:“妈!救这种人干啥?这种人除了外面一张人皮外,骨子里哪里还有一点儿人性?全被铜臭塞满了,白白浪费了咱家的碧螺丹!”

卷毛老四见人家不欢迎他,就挣扎着爬起身来,一头扎进了风雪里,白发婆婆撵出门外,高声嘱咐道:“老板,记住,——啥事也不能做的太绝了,不然,会遭报应的!”风雪正猛,也不知道卷毛老四听没听的到。

这天,“静庐”内来了一位游方和尚,游方和尚看到一伙人围着八仙桌津津有味地吃毛猴的脑子,毛猴不能动弹,却面显痛苦之色,泪流满面,叫的嗓子都哑了,不由自主地双手合十,连连高颂佛号:“阿弥陀佛!阿弥陀佛……”

“阿弥陀佛!施主,贫僧稽首了,”游方和尚冲着卷毛老四微微弯了弯腰,继续说道,“生吃活猴脑,实在是太残忍了,施主能否将它去了?”“生意难做啊!”卷毛老四连连摇首,“我要请伙计,还要给政府纳税,而这里又不比闹市,没有一个招牌菜,很难存活啊。”游方和尚听后,低头不语,良久之后,方才抬起头来,似乎是下了天大的决心,望着卷毛老四说道:“贫僧祖上,曾在宫中御膳房中做大厨,传下来几道名菜,如果施主肯撤下那道‘招牌菜’,贫僧愿将这几道名菜的做法悉数告知。”

卷毛老四听后大喜。

得益于游方和尚的菜谱,“静庐”内天天爆满,日日兴隆。只是少了那道“生吃活猴脑”,多少让人有些遗憾,时不时的还有客人提出要吃“活猴脑”,都让卷毛老四挡了回去,卷毛老四清楚的记的游方和尚临走时说的话,游方和尚说,他要是违背了诺言,他的脑子也会被人活生生的吃掉。

谁会吃他卷毛老四的脑子呢?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?尽管如此,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小心无大错嘛。卷毛老四好长时间没有给人做“活猴脑”吃,游方和尚的菜谱已经让他赚了个盆满钵满。这一天,又有一伙人来吃“活猴脑”,看他们的装束,似乎是政府的人,卷毛老四知道惹不起,就急忙命人捉了一只毛猴,固定在桌子底下,让那伙人大快朵颐了一顿,那伙人走后,卷毛老四还是卷毛老四,既没有灵异事件发生,也没有人要吃他的脑子。打那以后,卷毛老四又开始捉起毛猴来了,毕竟“生吃猴脑”的价格不菲,丢了怪可惜的,“静庐”的招牌菜“生吃猴脑”重新写在了水牌上。

“静庐”的后院里,新添了一个大铁笼子,铁笼子里困着十几个毛猴,那都是卷毛老四雇人捕猎的。此刻,卷毛老四正站在铁笼子旁,欣赏着他的猎物,他看到的不是一个个活蹦乱跳的毛猴,而是一大堆白花花的银元。看着看着,卷毛老四竟然爬在大铁笼子上睡着了,梦中,卷毛老四再次遭到群猴的袭击,几个毛猴把他压在地上,撕扯着他的衣服,卷毛老四奋力一挣,醒了过来,醒来后,卷毛老四惊讶地发现,自己竟然被困在了大铁笼子里,与群猴为伴!群猴正龇牙咧嘴地围着他,看那神情,似乎要将他生撕活剥!吓的卷毛老四连连大叫:“阿五阿六,快放我出去!”阿五阿六是卷毛老四雇的伙计,阿六正在前堂招呼客人,阿五在铁笼子旁磨刀。阿五对卷毛老四的喊声,充耳不闻,只顾磨他的刀,气的卷毛老四破口大骂:“狗日的阿五!你还想不想要工钱?”阿五像是没有听见一样,理也不理他,卷毛老四气急败坏,使劲地摇晃着大铁笼子,摇的大铁笼子咯吱咯吱响,要不是大铁笼子焊的坚实,怕不被他摇的散了架?笼中的毛猴挤成一团,惊恐地望着他。阿五“咣啷”一声丢下手中正在磨着的刀子,起身摘下挂在墙上的鞭子,狠狠地抽了他几鞭子,抽的他身上猴毛乱飞……猴毛?卷毛老四这才惊觉,自己不知道啥时候竟然变成了一只猴子!那么,他刚才的喊叫声,也是猴子那“吱吱”的叫声了?难怪阿五不理他。

阿六从前堂走了过来,问阿五,见到老板没有,阿五摇了摇头,表示没有看到。阿六说:“又来了一伙客人,点明要吃‘活猴脑’。”“那就让他们吃呗。”阿五的脸上摆明了一副开饭店不怕大肚汉的表情。“好!抓哪只?”阿六紧了紧裤腰带,打开了铁笼子的门。“就那只吧,那只刚才还发疯来着。”阿五指了指卷毛老四。

不管卷毛老四怎样拼命地挣扎,拼命地叫唤,还是被阿五阿六固定在了八仙桌下,头,伸在了桌面上,像是戴了一副大大的木枷。卷毛老四的眼中淌下了两股绝望的泪水,只是不知道这泪水中有没有悔恨的成分?

打那以后,卷毛老四就失了踪,谁也说不清他究竟去了哪里?为什么不再回来?莫非是挣够了钱不成?几天后,阿五阿六瓜分了“静庐”的财产,各自回家去了,再后来,没有人了的“静庐”也被毛猴拆成了平地,砖头瓦块扔的林中到处都是……

猜你喜欢